如何增長師壽 如法裝臟開光地藏佛像與虔誠者結緣 直貢噶舉大手印五具佛學會不動超薦法會
 
 
 
 
 
 
 
弘扬佛法 营销规划 公益VIP申请
 利美园地
网络数字佛学院快速搜寻
地区:
网络数字佛学院分类
精选显密信息
  the unseens tears of himalayan childrens 2
孔瑪智慧眼佛學會
孔瑪智慧眼佛學會
西藏婦女會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
貢將仁波切 歷代轉世
無量壽佛學會
密宗龍欽佛學會
祖古仁欽2007行腳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两种见地   
分享 打印 回响 推到Twitter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萨迦部落格總覽 阅读尺
加入会员 HyperLink 论文发表
更新日期:2010/09/20 08:23:19
學習次第 : 进阶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宗萨钦哲仁波切 

 

第二节 两种见地
  

根据佛陀的教法,一件事物可以从两种观点来分析:它的显现以及它的本性。每件事物都包含这两面,连你正在看的这本书也不例外。因为你所受到的影响,所以显现为一本书;对於一只小虫子而言,它可能显现为一种食物。因为所受到的影响不同,所以它的显现也就不同。与这共存的另一真理,则是超越一切影响的本性。
  

记住,一种见地,只有当有人持有它的时候才存在。假设甲、乙两个人同样看着某座雪山,甲用自己的肉眼直接看雪山,乙则戴了琥珀色的太阳眼镜。太阳眼镜干扰了乙对於山的观察,所以在乙的观点中,山呈现琥珀色。甲可以直接看山,没有干扰,所以雪山的显现对他而言是白色的,同时也是山的本性;乙虽然可能知道雪山应该是白色的,但只要他戴着太阳眼镜,就只能看到山的显现,而看不到山的本性。不仅这样,如果乙一出生就戴了有色眼镜,那麽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麽叫做白色,对这样的乙来说,世界上存在的雪山全都是琥珀色的。
  

事物的显现与事物的本性,并非分离的两种真理,而是一体的两面,只有当有非实相的见地时,才有所谓实相的见地。对甲而言,山的显现山的本性完全一致,因此,所谓两种真理,也就是有一种状况叫做实相,另一种则是歪曲掩盖实相的虚假状况的概念,根本无从产生。
  

但是我们怎麽知道甲所知道的白色的山的显现山的本性一致,而乙所知道的琥珀色山就不是呢?那是因为我们明白琥珀色眼镜干扰了乙的色觉,使他根本不可能见到山的本性”——乙的看法经过过滤,甲则没有。所谓看见它的本性,其实就是在观看时没有受到干扰罢了。
  

现在我们要用太阳眼镜和雪山的例子来说明两种真理,也就是古典佛教哲理中的两种见地。戴太阳眼镜看山的乙,代表了主体自我透过烦恼的滤光镜看客体世界。如果主客体之间或是观察者与景色之间存在着某种干扰或滤光镜的话,所得到的见解就称为无效的或相对的真理;两者之间没有干扰或滤光镜存在,所得到的见解就是绝对真理。换句话说,相对真理就是透过滤光镜的它的显现,绝对真理则是实相没有透过滤光镜的它的本性
  自我是一种假设、一种决定、一种受干扰的见地。这表示自我的观点因为受到过滤,所以是扭曲的。以道德的立场来判断自我是好、是坏,或者判断它是否真实存在,都没有意义。如果你认为自我不好,就可能徒劳无功地责备自己;另一方面,认为自我不存在,执着虚无式的无我,可能会感到旁徨迷失,这也没有益处。所以,与其评断自我,不如检查它。
  

自我是一种误解,但却被当成了正确的见解,它只是一个幻相。根据佛教,我自己的这种持续感,既是无明,也是无明的结果。无明就是不明白,没看到全豹——你可能只见到片断、零星的东西,却不了解全盘的情况。这就像盲人摸象的故事一样:第一个盲人摸到了尾巴,认为大象就像一条绳子;第二个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身躯,认为大象就像一堵墙;第三个人摸到了大象的鼻子,认为大象就像一条蛇;第四个人摸到了大象的腿,认为大象就像一棵树。最後,这些人为了争论大象到底像什麽而互相杀戮。
  

当自我是主体的时候,它就是无明;当自我是客体的时候,它就是无明的结果。为了说明自我如何既当主体又当客体,我们再度用乙来代表那个戴着琥珀色眼镜看东西的主体。这一次呢,山也代表自我,客体自我是主体自我透过妄见滤光镜所见到的。自我在看其他东西的时候,它有主体的作用;自我看它自己的时候,它就同时具有主体和客体的作用。自我的二元化角色,在这样的话里反映出来:我无法控制自己有时候我并不了解自己或是我为我自己高兴
  

什麽是干扰?自我又是如何被干扰的呢?首先,自我我自己等等名字无法指出实质的东西。通常,当你为某种事物命名时,总有个东西存在,因此能为取名,但是提到自我的时候,自我在哪里,而它又是什麽呢?
  仔细考量一下,我们就会了解:当我们说的时候,连自己也不清楚指的是什麽。有时候,我们一边说,一边手指着自己的胸部,标示就住在这个肋骨笼中。如果有人踩到了我们的脚,我们会说:你踩得我好痛!”——“又变到脚趾上去了。这表示我们对於到底是指什麽并不确定,同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指挥所或发源地。如果你打电话给好朋友,你可能会说:喂,是我啊!好像确定沿着电话线传播的声波就是你。如果女朋友离你而去,你可能会告诉别人:当我失去她的时候,也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这表示是可以分割的,的各部分不一定都在同一个身体内。
  这些话看起来可能没什麽,但以较深的层次来看,它们表示了我们对於自己是谁?是什麽?在哪里?隐藏着疑惑。
 

 造成这种疑惑的根本原因在於:我们一直感到自己是实质且真正的。特别是当我们情绪爆发的时候,这种真实感这样地强烈,以致於我们顺理成章地认为有个实体的东西存在,而不是幻觉,也不是由歪曲看法所引起的错误见解。
  

问题还不只是幻觉而已!由於我们太习惯它了,因此不知道除了它之外还有什麽——所有的生命都以它为根本。我们在自我上投资庞大,所以与它片刻不离,而且不惜代价地保护它。我们把大部分的时间拿来擦亮这一付琥珀色的眼镜,设计美丽的新镜框,一直相信事物透过眼镜所显现的样子就是事物的本性。
  

因为我们执着於这种幻觉,又缺乏任何直接的证据来证明自我不是个幻觉,所以我们把大部分的时间用来收集某些情况下的证据,以证明自我的存在。有一种证明的方法,就是创造出一个自我可以比对的对方,这是以证明客体存在的方式,间接地证明了主体的存在。没有主体也就没有客体,因此只要客体存在,主体也必定存在(简单地说,我们现在是以自我为主体、现象界为客体,而不是前面以自我同时当主、客体的情况。然而,这两种情况并没有真正的差别,因为以现象界作为客体,只不过是把原来以自我作为客体的观念加以延伸,变成比较复杂的状况)。
  

分离的自我幻相存在的同时,他人也存在了;也就是有个分离的我在这里的概念,自然就产生了另一个东西在那里。因为要成为区别的、分离的状况,在你以外就必须要有另一个东西来区别和分离。如果大家都一样,就不能分离和区别了。在定义中说,主体伴随着客体,而自我则伴随着他人。
  

他人又逐渐分成了他们等等,然後把一些当成朋友、一些当成敌人,其他则当成微不足道的而加以忽视。太多的他人不但不能确立自我,反而有威胁,因此就在这些他人之中建立了种种的我们,以提供进一步的安全感,并加强自我是一个实体的信念。我们的形式,包括了社会阶级、友谊、婚姻、宗教组织、政党、国家等等。在这个过程中,自我也制造了各种意识型态、心理状态、社会制度等等,以便把对他人的行为正当化、合理化。
  

自我创造了一个非常精密的生存体系,并发展出坚固的模式,让我们觉得它既自然又似乎是天生的。不必提消灭自我了,仅仅去除一些习惯模式,都是一件困难的工作,因为我们生生世世、岁岁年年的主要心思,都用来建立、扩展、支持和保护这个称为自我的大厦。
  

由於无我和我们的体验差异极大,所以我们大部分的人很难捕捉无我的概念。试着去相信我们最珍贵的自我可能不存在,会让我们感觉不踏实;除此以外,这整个概念听起来完全荒谬,因为对大部分的人而言,我们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无我是佛法的菁华,除非了解无我,否则佛陀所教导的全套系统或修行之道,不可能建立起来。
  

不论我们个人的感觉和信仰如何,理性地来看,除了我们对自我所持有的概念之外,有什麽证据可以证明自我的存在呢?佛陀的说法是,现象除了我们对它的概念、感觉、观察和体验外并不存在。否则,现象对我们而言就好比蓝色对天生的瞎子一样。瞎子对於蓝色根本没有概念,所以蓝色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如果一个人本来有正常视觉,後来才变瞎,那麽即使他不能够再看到蓝色,蓝色还是存在的,因为他对於蓝色仍然留有一些概念);同理,除非我们对现象有某种概念,否则那种现象对我们而言根本不存在。
  

如果有什麽东西能够离於你的概念而独立地、真实地存在,那麽它就一定离於存在与不存在这两个极端,因为存在和不存在是对一个主体而说的。真正存在的事物不须要依赖其他事物的存在与否来证明它自己的存在——它超越了自他、主客、存在与不存在等二元对立。
  

当你谈到自我的时候,除了概念之外,就只有你的身体、你的心或名字了。但是如果在这些之中详细地搜寻自我,你永远找不到它。除此之外,如果你分析一下身、心和名字,你会发现,其中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明确地指着它来说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心这是我的名字”——在一些没有本质的东西里去找自己的本质,看起来是不会有结果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我并不一定代表自我不存在。无我表示自我并不是依照我们认定的方式存在着——了解这点并牢记在心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我们就会陷入自我一直存在,直到成佛,自我才不存在的想法中。对佛教的一个常见错误观念,便是认为佛教的目标就是要除掉自我,然而佛教真正教导的是,我们没有什麽须要除掉的——根本无所谓存在或不存在,有的只是我们认为自我存在的幻觉,我们相信并紧抓着这种幻觉,以为它是真的。
  六世纪的印度学者月称
编按:月称,南印度沙满多人,婆罗门出身。是中观具缘派僧人,曾主持那澜陀寺,编集有龙树的《中论注》、提婆的《四百论注》等,以二轮马拉战车七支做了一番有趣的分析。今天很少有人知道什麽是二轮战车了,所以就用汽车代替二轮战车来作说明。汽车就是轮子、车身、地板、座椅、驾驶盘、保险杆、引擎、车灯、电池等东西的连续现象。相对层面上,月称接受传统性的见地——车子就是车子。如果有人请他坐车,他不会经过一番理论的分析来证明车子是不存在的,他只须上车就是了。月称常常引用《父子相遇经》里佛陀说过的一段话:世人所说存在的一切事物,我也说这些是存在的;世人所说不存在的一切事物,我也说这些是不存在的。
  

在相对层次上,当人说这是一辆汽车时,汽车只是一个有用的标签,月称并不会为汽车是什麽而争论。但是在分析绝对真理的时候,会发现汽车中没有任何一个组成部分可以单独拿出来叫做车子;车轮是车轮,不是车子。再进一步分析每一部分的各自成分,轮子又是由橡皮、铁、螺丝等组成的;最後就能知道,我们所称的轮胎里面根本找不到任何基本物件可以叫做轮胎,就好像汽车里根本找不到任何基础可以叫做汽车一样。
  你可能想问:那又怎麽样?你的分析很好,可是汽车还是在这儿!月称并不担心有没有车子,相反地,他甚至可能想得到一辆车子——他关心的是,心执着於一个没有基础与根本的东西。人们争论着甲车比乙车好、丙车又比丁车快,认为某人有一辆劳斯莱斯的车子,就一定是个值得认识的人物;甚至於夸张地认为,某一种车子能解决他们所有的问题,让他们得到快乐。
  

好比湖中的月影,人们可以当它是月影来欣赏,而不用做一些不实的假设或者骤下无凭无据的结论,就像下面的故事中一群猴子所做的事一样:有一次,某只猴子看到湖中的月影,它相信月亮掉到水中了,於是把这件事禀告猴王。猴王说:我们必须拯救月亮来帮助这个世界!所以所有的猴子都爬到垂在湖面的一条树枝上,链子般地拉着前面猴子的尾巴,使最後那只猴子可以抓住月亮拉出水面。突然间,爬满猴子的树枝断了,所有的猴子都掉到水中淹死了——在月称的眼中,我们就像是那群猴子。
  

有人可能会想,如果车子的每个部分都包含了一点车子的本质,那麽当这些都放在一起的时候,就有车子了。月称辩解说,如果像螺丝这样的任何零件都含有车子的本质,而且它就是车子的一部分,那麽同一根螺丝就绝不能用来盖房子——假如把它拿来盖房子,那麽这幢房子就成为车子的一部分了,因为本质是事物不变的特性,事物不能变成和它本质不同的事物。但是我们知道,一根螺丝可以用来做许多不同物体的零件,因此,事物的组成部分并不具备事物的本质。
  如果某事物的本质是它特定的识别物,它就必须永远是这样,它必须真实、坚固、不能改变,而且只能做这个事物。月称对於我们叫事物是什麽,它就真实地是什麽不能苟同。因为如果同样的东西有许多不同的名字,就一定得是许多不同的东西;既然它的名字可以改变,那麽这些不同的东西就不可能包含了某种不变本质。假设小孩的特性是真正存在的,那麽小孩就绝对不能成为大人,但是我们都知道,小孩是会长大成人的。同理,一位女子既是她母亲的女儿,又是她男朋友的女友、她先生的太太、她女儿的母亲,这些身分都不能显现出一个固定不变的本质。
  

从前印度有位国王,他的宰相唱歌给他听,歌词说:每一个人,连国王都是瞎子。国王听了很生气,他想知道宰相为什麽唱这样的歌。於是宰相用一块布包住自己的臀部和腿部,大家都说他穿了一条裙子;宰相用这块布包在头部,大家就说他戴了头巾;最後,宰相把同一块布包住颈部,大家就说他戴了围巾——一块布竟有这麽多称呼。国王立刻了解到:宰相示范的是,人们因为把事物当成是一种坚实的东西,所以变得盲目。
  了解两种见地非常重要。除非你知道什麽是假的,否则就不能知道什麽是真的。普通人不明白见地并非只有一种,因此经常认为佛教互相矛盾,这造成了许多误解。有时候佛陀赞美布施,有时候他又说没有什麽叫做布施,因为没有给予的人、接受的人,以及所布施的东西。有时候佛法说禅定非常重要,有时候却又说没有理由去修禅定,因为根本没有禅定者。如果你知道这些不同的教法是在不同情况下,有些从绝对的观点、有些从相对的观点来说的,那麽这些看起来矛盾的东西就不会再让你感到困惑了。依据弟子和他所能领悟的程度,有时候佛陀从相对真理的观点开示它的显现,其他时候则开示它的本性










相關文章: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四圣谛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自我的观点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正确的见地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空性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佛性

上一篇(《佛教的见地与修道》正确) 回目錄 下一篇( 自我及自我的见地是错误)


延伸閱讀:


全球慈智部落格
咏给明就多杰仁波切- Yahoo!奇摩部落格
敬邀护法-恭印玛哈嘎拉、嘎里法相集
诺那祖师亲授莲师赞偈-七金刚句祈请颂
藏法普照-宗喀巴大师师徒三尊金铜雕唐卡
果硕普利协会- Yahoo!奇摩部落格

赞助网站
Nissan 台灣
正心寺院--網絡同修交友正心佛堂網上禮佛
法鼓佛修研習院
美國菩提學會
香光資訊網/圖書館服務/佛教入門網站/西藏佛教
指引型資源。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