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台北市寧瑪白玉大圓滿佛學會 放生 蓮師秘境貝瑪貴 寧瑪白玉菩提昌盛寺 藥師琉璃光如來十年十億心咒持誦共修活動
 
 
 
 
 
 
 
弘扬佛法 营销规划 公益VIP申请
 利美园地
网络数字佛学院快速搜寻
地区:
网络数字佛学院分类
精选显密信息
  the unseens tears of himalayan childrens 2
孔瑪智慧眼佛學會
孔瑪智慧眼佛學會
西藏婦女會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
貢將仁波切 歷代轉世
無量壽佛學會
密宗龍欽佛學會
祖古仁欽2007行腳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义疏记会本 三   
分享 打印 回响 推到Twitter  推到Facebook  推到Plurk 显教部落格總覽 阅读尺
加入会员 HyperLink 论文发表
更新日期:2011/03/11 09:02:06
學習次第 : 初阶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义疏记会本三(隋,智顗;宋,知礼)

二「若尔」下,释疑问答。

﹝智者疏﹞「若尔执金刚力大,何意为末?」答:「此最在後,为掩迹故也。」

二「今明」下,今科。

﹝智者疏﹞今明三十三身,文为八番:一圣身,二天身,三人身,四四众身,五妇女身,六童男女身,七八部身,八金刚身。明其次第,出自人意尔。

【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国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

二「一明」下,释义八,初圣身四,初佛身三,初垂应相状二,初约身简定二,初定应化。

﹝智者疏﹞一明圣人先明佛者,为是应佛,为是化佛,但圣人逗物具有二义,若一时欻,有为化应,同始终名,应若寻此,文明于应义也。

﹝知礼记﹞化则变化,欻然而有,欻尔而无,盖是暂时益物相也。应则应答,同物始终。如极乐人民,寿不可数,佛同无量;此土寿促,佛同八十,有降生日,有入灭时,即八相佛也。若寻等者,据列三乘、八部、四众至金刚神,宛是一期化物之相,知非欻尔也。

二「问何」下,拣真应二,初问。

﹝智者疏﹞问:「何不以真佛,为众生说法,而以应耶?」

﹝知礼记﹞因向文云妙觉法身应於三土,说法被机,既本是真佛,何用垂应方说法邪?

二答。

﹝智者疏﹞答:「佛身多种,若应化非真佛,亦非说法人。真佛者,据妙觉法身,究竟极地,毗卢遮邪,乃名真佛。真佛渊远不可说示,云何能解?如妙音所作,文殊不知,况下地凡夫为示真身耶?如为牛羊弹琴,不如作蚊之虻声。」

﹝知礼记﹞虽云多种,岂出四身,法、报、应、化。法身则远而难示,应、化则近而易狎,报身则亦远亦近,智同法身,像属胜应。般若赞云:应化非真等者,此以真法而夺应化,是则无相之相,方名真佛,无说之说,方名说法。据妙觉法身等者,此据住上品寂光,方是真法,上地菩萨亦莫能睹。以等觉还皆住果报,[+]依业识见佛。若望妙觉俱是胜应,故云真法渊远,如妙音等者。问:「妙音东来,先现八万四千众宝莲华,文殊见已,而问於佛,据此亦是不识应相,那忽引证不知真身?」答:「斯乃见迹,不识其本,即是不知真身也,故下问云『是菩萨种何善本?修何功德?行何三昧?』即真法也。」

二「若从」下,就土分别三,初实报二,初示应相。

﹝智者疏﹞若从妙觉,应为实报,圆满相好,光明无量,同四十一地实报土众生,为说一实谛正真之法而教化之,如此之应,非余界所堪也。

﹝知礼记﹞圆满相好者,如华严如来相海品,及随好光明品,说十莲华藏世界,微尘数相,一一皆以妙相庄严,说一实谛者,若约教道,实报犹有别教根缘,亦说无量四谛,今约实论也。

二示机宜。

﹝智者疏﹞何以故?此等诸地已分入地位,不可以余界身应,亦不得以余佛身应,如此应者,唯应彼土,非余土所堪也。

﹝知礼记﹞四十一地皆与妙觉分同体用,故不可以九界之身并劣应应之。

二「复次」下,有余二,初论有无二,初大小有无。

﹝智者疏﹞复次,变易土明应佛者。小乘经云:三界外无生。大乘五种意生身,方生方便土。此即三界外受生,生变易土也。

﹝知礼记﹞方便、实报二土,俱受变易生死,偏名此者,上土分破,此中全在,从强受称也。小乘不说,常住佛性,见思若尽,果报永亡,大乘谈常,故三界外更立三土。无明全破则居寂光,分破实报全在有余。五种意生身,即全在者也。楞伽但明三种意生身,今家约义开为五种,且三种者,一、入三昧乐意成身,此拟二乘入空意也。二、觉法自性意成身,此拟通教菩萨出假意也。三、种类俱生无作意成身,此拟别教菩萨修中意也。若开为五者,於三昧开两教二乘於觉法,开别教十行,或作七种;两教二乘各开为二,不云别教十住者,义同二乘入空故也。若论九人生方便土,更取别教十住,及取圆教十信,摄入三种意生身中,以未断无明,未生实报。通言意者,以未发真,皆是作意。成之以生,[+]从果说,此依妙玄并辅行,撮略而辩。

二「释论」下,经论定判。

﹝智者疏﹞释论云:「法性身菩萨生三界外,既有生甯无应佛。」法华云:「我于余国作佛,更有异名。」即是此义也。

二「此应」下,明机应二,初明但示两应。

﹝智者疏﹞此应佛即有两相:一、示胜应身,圆满相海,如前实报之应。二、示劣应,令见者劣,於前但为二佛,更不示为种种诸身。

﹝知礼记﹞,初示胜应者,问:「前实报身,而云此应非余土堪。至此那云圆满相海,如前实报?」答:「彼应真机,与应分合;此应似机,与应未合,此犹作意,彼则任真,能见既殊,所见宁一,但为此机无明已伏,或少分除,故用报相,引令入真,云如前者。稍似实报,非谓全同。」二示劣应者,问:「此土一佛示於胜劣两种相貌,与同居土。尊特丈六合身之相,同异如何?」答:「方便两应,但说次第及不次第二种大乘。五种意生,其土禀教,虽有利钝,既皆禀大。学佛智慧,俱知佛身是大觉性,能修中观,伏无明者,见相则胜。若在二观,未伏无明,见相则劣,相虽胜劣,只一尊特,故非合身。若同居土,说通教时,钝但见空,故感丈六;利见不空,故感尊特;大小二机,於一佛身,见解有异,故名丈六尊特合身。此纯大见,故不名合。」

二「何故」下,明唯被二机二,, 初总示。

﹝智者疏﹞何故尔五种意生利钝之别,赴此根性,故示二身,但说次第不次第两种大乘,故不须余身余法化也。

二「若圆」下,别示。

﹝智者疏﹞若圆人无明未破,及已分破别人于回向中,及分破无明者,此人生於彼土,则利别人未修、未伏,及通教断惑者,三藏中断惑者,生彼皆钝也。

﹝知礼记﹞言圆人无明未破者,即七信已上。言分破者,仁王般若说十地惑有三十品,既於一地自有三品,是知圆圣四十二位皆有三品。初住三品即第十信,三心用观而对破之:初心用观对於上品破则中心,中心用观对於中品破则後心,後心用观对於下品,此品若破,方名初住,生实报土。今云分破犹生方便,即第十信中後心也。如等觉人住於後心,经历多劫,方破下品证入妙觉,别九向,位十向。初心俱名未破,第十回向中後二心,名为分破,此圆别人俱修中观,伏破无明,虽生方便,其根既利,感佛胜身说圆顿法。别第七住至十行位,及通菩萨偏观于假,藏通二乘偏在於空,此等生在方便有余,虽已知常求佛智慧,尚滞二边,[+]未观伏无明之惑,其根既钝,但感劣身说渐次法。

三凡圣同居土,或称净秽同居土,谓净土秽土,各有凡圣而同居之,释此为二:初释相二,初通明二土二根二,初明所感二相三,初二土净秽。

﹝智者疏﹞凡圣同居土明应佛者,土有二种:一净,二秽。如富楼那士西方等土,其中众生具三毒见思,无三恶名,果报严净,此名净土。如此娑婆三恶四趣,荆棘丘墟,是名秽土。若净若秽,皆是凡圣同居土也。

﹝知礼记﹞论土净秽,有横有竖。若以分段对於变易为净秽者,则约通惑尽不尽说,即竖论也。如释论云:出三界外,有净国土,声闻缘觉出生其中。若於分段自说净秽,则约五浊轻重相对,即横论也。今以极乐及善净国对於堪忍,是横非竖。故使净土有见思毒,无恶道名。毒非苦因,则见与烦恼二浊轻也,果报严净劫命轻也,众生居此有何鄙称。弥陀愿行摄之,故轻非是断惑,方生其中;以世慈善,五逆称佛亦能生,故娑婆秽相,目击可知,此是横论。净秽二土,而此二土皆有凡圣,凡如前说,圣有二种,谓应来圣、有修得圣,二土皆然。

二两根利钝。

﹝智者疏﹞二土众生各有二种,根利浊重,根钝浊重;根利浊轻,根钝浊轻。

﹝知礼记﹞浊重之土,论悟道根自有利钝,浊轻土根亦有利钝,以土对根故成四句。

三五浊轻重。

﹝智者疏﹞浊重者,若娑婆众生身形丑恶矬短卑小,命止八十,或复中夭,烦恼炽盛,诸见心强,时节粗险,是为五浊重也。净土不尔,是为五浊轻也。

﹝知礼记﹞身形至卑小,即众生浊;时节粗险,即劫浊;余三名显。净土不尔者,如大本疏。问云:「既言五浊,何者是五清?」答:「准例邪正三毒,邪是五浊,正是五清,他方净土无邪三毒,则五障轻也。」

二「何故」下,明能感二行。

﹝智者疏﹞何故尔不多修福德,生重浊土,多修福德,生於轻土。

﹝知礼记﹞言福德者即三种福也。如观无量寿佛经云:「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此三种业三世诸佛,净土正因。」彼疏云:「初业共凡夫,第二共二乘,第三是大乘不共之业。」彼经云:「欲生极乐国者,当修三福。」故今云多修福德。不多修福为二土行,就此福而论也。

二「若秽」下,别示秽土二根二,初示乘戒四句二,初立句相。

﹝智者疏﹞若秽土中生,有戒乘俱缓,有乘急戒缓,有乘缓戒急,有戒乘俱急。

﹝知礼记﹞戒论十戒,唯取不缺、不破、不穿、不杂此之四种,前三事戒,後一事定。皆人天因,不取随道,无着智所赞自在,随定具足,以此六种虽名为戒,体是三观,自属於乘。乘论五乘,不取人天,以其二种虽名为乘,不动不出,体是漏善,事戒所摄,唯取三乘。以声闻等该於四教,是入理智,虽分深浅,皆能动出烦恼生死,故得名乘。今以四戒而对三乘,论於缓急,以成四句。

二「戒急」下,制所感。

﹝智者疏﹞戒急受人天身,乘急有感圣之机。

﹝知礼记﹞乘戒约过去,机感约现在。

二「机有」下,明大小二根二,初通明大小感佛。

﹝智者疏﹞机有二种:一大二小,小机则示三藏佛身说法,大机应以舍那佛身说法,是故降神母胎,即示两相。

﹝知礼记﹞不问事戒有持有毁,但论习学理乘大小,是故文中置戒明乘。故涅盘云:其戒缓者,未名为缓;于乘缓者,方名为缓。以戒缓者唯失人天,若其乘缓,无解脱路。乘分大小:昔为偏真修观行者,今作小机,唯感劣应佛之形声;昔为中道修观行者,今作大机,能感胜应佛之形声。言降神等者,如来昔於大通佛所,覆讲法华,与无量众生,作一乘因,中间退大染着五尘,佛恐堕苦,遂以小乘而救拔之,或用衍三而引导之。如是大小种种成熟,堪於今世悟入佛乘,是故如来为此一事出现於世。然其机发复少差别,故於一代而分五时。有机堪能直入於实,有机但能迂入於实,虽此二类,熟在一时。故于华严顿谈圆别,被二种机,此机从始即见胜相。若于中间习小深者,虽於今世入一佛乘,而小先熟,故为此机示现劣身,初说三藏诸味,调熟来至法华,方开佛慧。此机於始唯见劣身,故降母胎,即示两相。问:「华严顿後,方施小化,譬如穷子,急追不至,徐语方来,前顿後渐,其义善成。今那忽云降神母胎,即示两相?」答:「诸文所论,初顿次渐,盖是化仪施设之语。今此所说,大小双应,终归一乘,方尽鉴机始末之事。如方便品,思无大机,念欲息化,诸佛劝谕,方施小乘。次文却云:无量劫来,赞涅盘法,生死永尽,我常是说。是故思机然後施小,此等之说皆是仪式,不可据此;以难今文预鉴群机,原始要终度物之意也。」

二「顿机」下,别示大小得益二,初大机益相。

﹝智者疏﹞顿机所感,即见舍那菩萨,与百千围绕,处胎说法,十方众生,皆在胎中,出胎光明,遍满寂灭道场,成卢舍那佛。转一实谛、无量四谛等*轮,譬如日出高山前照,即闻顿教见佛性得度也。故涅盘云:雪山有草名曰忍辱,牛若食者即得醍醐。此之谓也。

﹝知礼记﹞一类众生,大种先熟,即感胜应。入胎、住胎、出胎、成佛,其相皆胜转一实谛,即华严部顿说圆教,既兼别教,故云无量。彼经预叙一代始终,故立譬云:犹如日出先照高山,次照幽谷,後照平地。今家义开平地为三,对於涅盘五种牛味,高山大机能感顿教日光前照,即有次第及不次第见佛性也。若涅盘中,譬从牛出乳,次第五味,则对一代五时教味,次第相生。今明顿机能见佛性,是故兼用食草之譬,乃以雪山譬舍那佛,忍草譬十二部经,牛食譬大机修观,即得醍醐譬见佛性。

二「若小」下,小机益相四,初酪益二,初明小机应。

﹝智者疏﹞若小机之人,感佛正念,入母胎出生王宫,六年苦行,树下坐草成老比丘佛,于鹿野苑转生灭四谛*轮,拘邻五人,初得甘露,悟小乘道。

﹝知礼记﹞即是小种先熟之者,初感劣应。始从入胎至於成佛,其相皆劣。拘邻,或邻儿,或憍陈如,此五人首也。其四人者,即阿鞞、跋提、摩诃男、拘利太子,初于鹿苑证四谛理,名得甘露,此乃佛日次照幽谷。

二「既非」下,对大甄拣二,初进对法华拣悟。

﹝智者疏﹞既非醍醐,未名得度,故云但离虚妄,名为解脱,其实未得一切解脱。

﹝知礼记﹞初教道,道虽曰甘露,既非第五醍醐之味,岂得度於二种生死,故未名得度,故云等者。引此经也,但用一门,解脱虚妄见思之缚,其实未得一切境界解脱,尘沙无明惑累,其至灵山方证斯脱。

二「未堪」下,退就华严辩机二,初於大名乳。

﹝智者疏﹞未堪大教,如聋如哑,於其无益。於大教中,止有冥熏之力,取譬如乳。

﹝知礼记﹞此中乃以证小之後,遇大不闻,以验在凡,机不受大。以聋哑文,在经後分,其时仍长,义当方等般若之时,亦可通在鹿苑之前,是故迦叶却叙小机,蒙大拟时,迷闷躄地,以後显前,机未堪大,其意宛然。虽有冥益,其如见爱,炽然现行,故机在华严,全生如乳。

二「闻方」下,於小名酪。

﹝智者疏﹞闻方便说三界,断见思时,尔时转乳名酪。

﹝知礼记﹞急追付财,称怨大唤,徐语除粪,欢喜随来,乃施方便,说三界苦,以畏苦故,断见思集,既革凡成圣,名转乳为酪。

二「次闻」下,生酥。

﹝智者疏﹞次闻方等四种四谛,用大弹小,耻权慕实,起殷重心,名为生酥。

﹝知礼记﹞四教俱演,横摄众机。小闻弹诃,渐能慕大,密得通益。钝根菩萨益同二乘,调此等机,得生酥味,应知约教明五味者,不取浓淡但语相生,以其顿乳即醍醐故。若约机者,有浓淡义,然就三乘极钝者说,为此一类于彼华严,全无显益,如腥血乳。说三藏时,此机成酪,次第渐浓至於极味。

三「次闻」下,熟酥。

﹝智者疏﹞次闻般若三种四谛,转教其心稍纯,名为熟酥。

﹝知礼记﹞不谈三藏具示衍三利根之人,入圆者众。声闻至此,被加转教,既於真空,具谈万行,故令钝根冥得别益,约调渐机,名熟酥味。

四「次闻」下,醍醐二利法华二,初明三乘皆得成佛。

﹝智者疏﹞次闻法华舍三方便,但说一实佛之知见,声闻疑除,受记作佛;菩萨迷去,增道损生,尔时名为醍醐。菩萨之人处处得去,钝者亦同二乘;二乘之人始自於此,得见佛性。

﹝知礼记﹞舍前三教方便四谛,但说一实无上之道,复开三教方便之门,皆是一乘真实之相。乃是此经待绝二妙,谈兹妙故,方令二乘焦谷更生;三教菩萨权疑永息,是故无一不成佛者。

二「故云」下,证一代俱入醍醐。

﹝智者疏﹞故云始见我身,闻我所说,即皆信受入如来慧证。前大机人,初得醍醐也。除先修习学小乘者,我今亦令得闻此经,入如来慧,即证小机。始于法华,得入醍醐也。

﹝知礼记﹞若大机先熟,华严初见即入佛慧;若小机先熟,即须渐引,今闻开废,方得佛慧。初得今得,皆是佛慧,俱譬醍醐。但彼兼别,至此纯圆。

二「若复」下,涅盘。

﹝智者疏﹞若复有钝根,于法华不悟,更於般若调熟,至於涅盘,说胜三修,即明常住,得见佛性,乃是醍醐。

﹝知礼记﹞开显之意,法华具彰执权之机,大阵已破,更须涅盘收其余党,故法华後复谈般若,调熟其心,令於涅盘得醍醐味。是故彼经就般若部後分,结撮五味次第,云从摩诃般若出大涅盘,说胜三修者。彼经明三种三修,一邪、二劣、三胜。邪即世间邪师所教常乐我也;劣即依佛半教,破於邪执,谓无常无乐无我也;胜即依佛胜教,破于劣修,谓常乐我也。法身常恒,无有变易,游诸觉华,欢娱受乐,具八自在,无能遏绝,如是修者入秘密藏,名胜三修。

二「是为」下,结例三,初结佛身。

﹝智者疏﹞是为同居秽国示现佛身,说圆渐法。

二「或示」下,例余身。

﹝智者疏﹞或示种种身,说圆渐法四句,此开五味义。

﹝知礼记﹞佛身既能说五时教,若示余身,亦于五时,引诸实行随味而转。复须论於示现多身,度於一人,或一度多,或一度一,或多度多,约人既尔,人法因果,多少相对,各成四句,故初悬叙立三四句,方尽身说感应之相。

三「秽国」下,例净土。

﹝智者疏﹞秽国既尔,净国亦然,既有利钝两机,宁不顿渐二说,以明应身及说法也。

﹝知礼记﹞如安乐世界菩萨,无数声闻亦然,良以法有顿渐,是故人分大小,具如九品生彼土後,入大小位皆由闻法验知,应彼净土,度生须论渐顿二种身说。

二「此中」下,本观慈悲。

﹝智者疏﹞此中应明别圆本观,所起慈悲,今遍法界,起应例前思之(云云)。

﹝知礼记﹞如上所明,三土垂形,五时化物。秽指释迦,净约弥陀,二佛化事,教文备彰,以显观音示现佛身,与此不异。分真究竟体用同故,果用若此岂无本因?故今却寻本观誓愿,是修别圆观行之时,起慈悲誓,期遍法界,现身说法度诸众生。今住寂光,本誓所熏,能遍三土,形声利益,例前赴难,本誓文中已备说也。

三「问经」下,简土名体二,初辩土名二,初问。

﹝智者疏﹞问:「经但言游於娑婆,不言实报方便等国。」

﹝知礼记﹞娑婆之名翻为堪忍,于同居中尚不通净,那得具约三土释邪?

二答。

﹝智者疏﹞答:「总答中云游诸国土,诸是不一,岂止独娑婆耶?又如大本文云:『若能深观,见我在耆闍崛山,共声闻菩萨僧,此即娑婆,而是方便也。』又云:『即见我纯诸菩萨,无声闻缘觉者,即此是实报也。』故约二土明义无咎。

﹝知礼记﹞菩萨举一以为问端,如来称法周遍为答,故云以种种形游诸国土,横亘十方,竖彻三土,故言诸也,皆是观音应身游处。此约如来,答过於问,据文释也,若更约义,其相宛然,何者?经示方便及实报土不离娑婆,故云若闻长寿,深心信解,则为见佛,常在耆闍崛山,共大菩萨诸声闻众,围绕说法。既云常在耆山,则劫火洞然,此土安隐。复以菩萨共诸声闻而为听众,岂非娑婆即方便土。复云:又见娑婆世界,其地琉璃,乃至楼观,皆悉宝成,其菩萨众,咸处其中。既云又见,即非前处,唯有菩萨不共声闻,即纯菩萨而为僧也,验知娑婆即是实报。此文皆是四信妙观,即於堪忍,而见二土,观音深智游於娑婆,岂容独应同居秽邪?

二「问二」下,明上体二,初问。

﹝智者疏﹞问:「二同称为法性,云何异?」

﹝知礼记﹞大论云:「出三界外有净土,声闻辟支佛出生其中。」受法性身,非分段生,即方便土也。大品云:「法身佛为法性身菩萨说法,其听法众非生死人。」但云菩萨不共二乘,即实报土也。二土不同,皆称法性,云何分别?

二答。

﹝智者疏﹞答:「真谛中道,此则大异。」

﹝知礼记﹞小乘灰断无界外生,论云出界,复云受身,此据大说。大乘法性,体本常住,即是一切色心之源。何者小?谓色心因见思有,故因缚断其果,永忘大说。色心因惑生灭,不因惑有,体是法性,见思若尽,无明全在,则当真谛。法性色心方便生灭,无明分破,本性分显,义当中道。法性色心实报生灭,无明究尽,则复本性常住,色心离生死相,常寂光也。今明方便及实报土,法性名同约断惑论真中大异。

二「次明」下,菩萨二,初明应相二,初辅佛不同。

﹝智者疏﹞次明应以菩萨得度者,或上地下地,三藏通别圆等,辅佛不同。若佛於实报作佛,观音即为实报菩萨形,或作方便土菩萨形,或作同居土菩萨形,赴利钝两缘。

﹝知礼记﹞横论四教,竖则三土,同居四教,各有教主,各有菩萨,辅翊化机。方便二教,实报一圆,各须菩萨辅佛逗缘。

二「赴利」下,赴缘有异。

﹝智者疏﹞赴利缘者,即如华严中法慧金刚藏等,赴钝缘者,或如弥勒等。若佛转五味法门,法门兴废,辅佛菩萨亦节节兴废,若权若实,广利众生。

﹝知礼记﹞大略而分,顿部根利,渐教根钝。若委论者,顿中别钝,渐中圆利。所说之法,随机废兴,辅佛菩萨亦随改转,不可文备,宜准教思。

二「此中」下,明本观佛章略述。

﹝智者疏﹞此中亦应明别圆本观机应。

三支佛。

﹝智者疏﹞次明应以支佛者,如文殊二万亿劫作支佛,化众生现身说法。

﹝知礼记﹞若论独觉,既不值佛禀教,何能说法?欲化众生,但现神变。今云说法,乃论佛世禀因缘教者也。此明权示,亦引其类,随味而转,同声闻也。

四「次明」下,声闻二,初明所现。

﹝智者疏﹞次明应以声闻身者,或作三藏,或作通教声闻,或作随五味转声闻。

二「内秘」下,明能现,前列所现,全同实行,今明能现,知是大权,此中有四,初能现意。

﹝智者疏﹞内秘外现庄严,四枯四荣,引导众生。

﹝知礼记﹞外示权迹,意在庄严,涅盘双树。言双树者,四方各双,东方一双,一枯一荣,南西北方,亦复如是。东方枯荣表常、无常,南:乐、无乐,西:我、无我,北:净、不净,如来於中北首而卧,入般涅盘,则表双非常无常等。经文略举因中六人,即是身子、目连、空生、那律、迦叶、阿难,及果一人即如来,是此皆善能庄严双树。斯盖如来与身子等,久证三德,欲令众生得入秘藏双非常等真四德,故初於三藏,主伴相与,同诸实行,殷勤修证无常、无乐、无我、无净,成四枯也。次於二酥,褒圆折偏,耻小慕大,说菩萨法,引诸众生,破于无常,修学常等,成四荣也。至法华会及今涅盘,引诸众生,皆同证入,非枯非荣,中道四德。大般涅盘经示主伴一代化功,今已成就,乃於双树中间涅盘而表显之,故云六人及以如来能严双树。观音示现声闻之身,其意如是。

二「次引」下,能现人。

﹝智者疏﹞次引华严中诸菩萨比丘入法界,所见住不思议法门者,成此义也。

﹝知礼记﹞善财所见诸善知识,如海云比丘,善住比丘,现声闻身,说别圆法。二乘机扣,即说藏通,既住不思议法门,何所不说。此合今文人法四句。

三「次引大」下,能现法。

﹝智者疏﹞次引大经四种观十二因缘,观别圆本地慈悲,不取不舍,今作四种圣人,普应一切。

﹝知礼记﹞上总约法彰能现人,今此的示现小之术,故引大经四种之智,观十二缘得四乘果。观音若修别观,则次第用四智观缘;若修圆观,则一心用四因缘智。而於一一,皆起誓愿度诸众生,不取四相,不舍四法。不取故非有,不舍故非空;双遮二边,即无缘誓;双照生法,即四慈悲。今行愿成,故遍法界现四形声,普应一切。今於四中,的取下智,为能现法。

四「问」下,寄料简二,初问。

﹝智者疏﹞问:「佛云何度佛?」

﹝知礼记﹞因前分别以十界身,应十界机,一多交互,虽成四句,而终有佛度於佛界,故有今问。

二答。

﹝智者疏﹞答:「等觉菩萨作佛身,度初地佛,何意不得?如人亦能度人(云云)。」

﹝知礼记﹞答中等觉度初地者,约别教义也。以圆六即佛义太宽,别教登地佛界义显。何者别教三贤用於三乘所修观法?入地证中迥超九界,始本分合,体用同佛故。然是分证,惑必厚薄,智论浅深,是故上位现化他佛,度于下位自行之佛,取譬人中师度弟子。须知能度之佛,或现八相,或坐华王。所度之佛必作因身,以佛威仪非禀法相故,四教佛皆无师智。又今一往且云等觉度于初地,若本下迹高,可云初地度於等觉,以示佛迹是妙觉身,乃由极果加被故也。

【「应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现梵王身而为说法;应以帝释身得度者,即现帝释身而为说法;应以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应以毗沙门身得度者,即现毗沙门身而为说法;】

二「二明」下,天身六,初梵王二,初释名相。

﹝智者疏﹞二明梵身者。梵即色天主,名为屍弃,此云顶髻。璎珞明四禅皆有王,此言梵者,应是初禅顶,犹有觉观语法得为千界之主也。

二「观音」下,明本观。

﹝智者疏﹞观音修白色三昧,不取不舍,不取故不。随禅生不舍故应,为梵王说出欲论,四句现身,以权引实。

﹝知礼记﹞此天依正多是白色,观音因时观於白色,即空假中住白法界,即是此有真常我性,名王三昧。不取不舍者,不取此禅有相谓见思也;不取此禅空相尘沙也;不取此禅亦有亦无相,非有非无相,无明也;则不随三惑生於此禅三土也。以不舍故,即能应为凡夫梵王同居也。复能应为方便梵王,即阿含云:已证三果将入方便土也。复能应为实报梵王,即仁王云:证七地故,说出欲论,亦三惑欲也。四句现身,即是感应,一多相对,以成四句。以权引实,引三土实行人也。具如佛章,下去诸身,皆应例此。

二帝释。

﹝智者疏﹞应以帝释身者,此地居天主也,具云释迦提桓因陀罗。释迦言能提桓,只是提婆,提婆即是天因陀罗,名主能作天主。菩萨修难伏三昧,不取不舍,说种种胜论,四句现身,以权引实。

三自在。

﹝智者疏﹞自在天是欲界顶,具云婆舍跋提。此云他化自在,假他所作以成己乐,即是魔王也。净名云:「多是不思议解脱菩萨住赤色三昧,不取不舍,应为魔王,令诸魔界即是佛界。」四句现身,以权引实。

四大自在。

﹝智者疏﹞大自在即色界顶,魔榼首罗也,楼炭称为阿迦尼吒,华严称为色究竟,或有人以为第六天,而诸经论多称大自在,是色界顶。释论云:「过净居天有十住菩萨,号大自在大千界主。」十住经云:「大自在天光明胜一切众生,涅盘献供大自在天最胜,故非第六天。」释论云:「魔醯首罗此称大自在,骑白牛,八臂三眼,是诸天将。」未知此是同名为即指王为将。

五天大将军。

﹝智者疏﹞天大将军者,如金光明即以散脂为大将。大经云:「八健提天中力士。」释论称魔醯首罗如前,又称鸠摩伽此,云童子骑孔雀。擎鸡持铎,捉赤幡韦纽,此称遍闻;四臂捉贝持论骑金翅鸟,皆是诸天大将。未知此大将军定是何等四句相对。

﹝知礼记﹞阙释毗沙门,以可见故。

【「应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现小王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身得度者,即现长者身而为说法;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

三「小王」下,人身五,初小王。

﹝智者疏﹞小王身者,或云天王为大,人王为小。就人王中,四种转轮王自有大小;如非四轮王,有名粟散王,自有小大;中国名大,附庸名小,传传相望。今言小者,小尚为之,何况其大耶?此亦有四句,何独为福业,受报入同居土,具足化他共修功德,慈心利物是为王也。

二长者。

﹝智者疏﹞长者身者,应释十长人之德,内合法门。

﹝知礼记﹞十长人之德,如大本疏第五云:世间长者备十种德:一姓贵,二位高,三大富,四威猛,五智深,六年耆,七行净,八礼备,九上叹,十下归。姓则三皇五帝之裔,左貂右插之家;位则辅弼丞相,盐梅阿衡;富则铜陵金谷,丰饶侈靡;威则严霜隆重,不肃而成;智则胸如武库,权奇超拔;年则苍苍棱棱,物仪所伏;行则白圭无玷,所行如言;礼则节度庠序,世所式瞻;上则一人所敬,下则四海所归。内合如来十种功德及观心十德,具彰彼疏。

三居士。

﹝智者疏﹞居士者,多积贿货,居业丰盈,以此为名也。

四宰官。

﹝智者疏﹞宰官者,宰主义,官是功能。义谓三台,以功能能辅政於主,故云宰官。郡县亦称为宰官,宰政民下也。

五婆罗门。

﹝智者疏﹞婆罗门者,称为净行,劫初种族,山野自闲,人以称之也。一一身皆有四句本观。

【「应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得度者,即现比丘、比丘尼、优娑塞、优婆夷身而为说法;】

四「次列」下,四众。

﹝智者疏﹞次列四众,释如旧。

﹝知礼记﹞比丘者,或言有翻,或言无翻。有翻者,此云除馑众生,在因无法自资,得果多所馑乏;出家戒行是良福田,能生物善,除因果之馑乏也。无翻者,名含三义:一破恶,二怖魔,三乞士(云云)。比丘尼者,比丘同前;尼者,此翻女也。优婆塞,此云近事男;优婆夷,此云近事女;以受归戒,堪近事出家二众。又在家二众,或翻为清信士、清信女。

【「应以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

五妇女。

﹝智者疏﹞次妇女者,不明小王妇女者,王家禁固不得游散,化物为难,故不作。若如妙音,即云于王后宫变为女像也。

【「应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现童男、童女身而为说法;】

六童真。

﹝智者疏﹞童男女者,取妙庄严二子释之。华严童子算砂嬉戏也。

【「应以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迦、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说法;】

七八部八,初天。

﹝智者疏﹞七明八部者,上列大威德天,今更举二十八天等,或可星宿掌人间者也。

二龙。

﹝智者疏﹞龙有四种:一守天宫殿,持令不落,人间屋上作龙像之尔。二兴云致雨益人间者。三地龙决江开渎。四伏藏守转轮王大福人藏也。肇师但出三,不出天龙。

三夜叉。

﹝智者疏﹞夜叉,此云捷疾,此有三处:海岛、空中、天上,传传相持,不得食人。佛,初成道及说法传唱至天。

四乾闼婆。

﹝智者疏﹞乾闼婆,此云香阴,帝释乐神,在须弥南金刚窟住,天欲作乐其心动。什师云:在宝山中住,身有异相,即上奏乐也。

五阿修罗。

﹝智者疏﹞阿修罗,千头二千手,万头二万手,或三头六手,此云无酒。一持不饮酒戒,男丑女端,在众相山中住,或言居海底,风轮持水如云,居其下。上文云:居在大海边有大力,口诃日月,日月为之失光,掌搏须弥,须弥为之跛[(-)+(-)]。入海齐腰,见天饮甘露,而四天下采华置大海中酿,海中众生业力持,进失甘露,退不成酒,即断酒,故云无酒神。不饮酒故得大力也。

六迦楼罗。

﹝智者疏﹞迦楼罗者,此云金翅,翅头金色,因以名之此鸟。与龙约:汝绕须弥令断,我搏海见泥,我不如,输子为汝给使;汝不如,输子与我啖。天力持须弥,不可断故龙输子。卵生食卵,龙不能食三生;湿生食二,胎生食三,化生食四。

七紧那罗。

﹝智者疏﹞紧那罗者,天帝丝竹乐神,小不如乾闼婆,形似人而头有角,亦呼为疑神,亦为人非人,今不取人非人释紧那罗,此乃是结八部数尔。

八摩睺罗伽。

﹝智者疏﹞摩睺者,什师云是地龙;肇师云是大蟒,腹行也。八部皆能变本形,在座听法也。

【「应以执金刚神得度者,即现执金刚神而为说法。】

八金刚二,初释相。

﹝智者疏﹞金刚非八部数,手执此宝护持佛法,或言在欲色天中教化诸天,即大权神也。经云:是吾之兄。

二问答二,初问。

﹝智者疏﹞问:「上界身可化下,下界身云何化上?」

二答。

﹝智者疏﹞答:「菩萨所为应以得度,乃应之尔,如王闻蚁斗。」

【「无尽意!是观世音菩萨成就如是功德,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

第二总答三,初牒章示文意二,初牒章。

﹝智者疏﹞第二从成就如是功德者,是总答也。

二示文。

﹝智者疏﹞此则结别开总。「成就如是功德」是结别也,「以种种形游诸国土」是总答也。

二「诸名」下,依文明义广二,初依文释二,初明垂应遍三土。

﹝智者疏﹞诸名不一,横则遍周十方,竖则冠通三土。随机变现,何止三十三身?托化逐缘,岂局在娑婆世界?

﹝知礼记﹞就同居说,十方土异,约上二土,则无异域。故同居对方便,一异分之;方便对实报,融不融别;实报对寂光,相无相简。若同居中众生种类尘沙莫喻,观音悉能示其三业,而度脱之。经文所列三十三身,盖略示也。欲彰周遍,故总示云: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广脱众生也。

二「以种」下,据总文示三广。

﹝智者疏﹞以种种形,总明示现身广;游诸国土,总明所化处广;度脱众生,总明得益广。

﹝知礼记﹞不明三广,但依别答,则成限局观音应化矣。

二「言虽」下,结义广。

﹝智者疏﹞言虽略上义极广,前故称为总答也。

三「善财」下,按义显他狭二,初明文广义狭。

﹝智者疏﹞善财入法界文虽广,义未必该十法界。

二斥违义立宗。

﹝智者疏﹞地人见文广,判为圆宗;见法华文略,判为不真宗;若寻此意,无不真之义也。

﹝知礼记﹞若寻今意,一菩萨身能现十界,复云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三广义彰,不可思说。经文明示普门示现,佛意令知本性发明,就何文义云梦幻不真?略是刚然,贬挫妙典,故知此师但见文略,不究理圆,故作斯判矣!

第三劝供养二,初标章立意二,初标章。

﹝智者疏﹞三从「是故汝等」去,是劝供养也。

二「佛答」下,立意二,初明始终相称二,初示今立章二,初前後皆三二,初叙前三。

﹝智者疏﹞佛答前问,先总後别,末劝受持。而众生仰荷冥益,但可持名秉字而已,故前开三段,始终开合,於义相称。

二「佛答後」下,示今三。

﹝智者疏﹞佛答後问,前别後总,末劝供养,众生既荷显益,见色闻声故劝供养,此则开合始终相称。

二「而总」下,明总别互举。

﹝智者疏﹞而总别前後者互举尔。

二「有人」下,斥他伤义。

﹝智者疏﹞有人以总答为叹德,此分文伤义。

﹝知礼记﹞前三後三,始终开合,各得相称。若以总答为叹德者,则令後三义不相称。佛以总答广前别答,若废总答,则令三广义意不显,故云伤义。

二「问後」下,问答释疑二,初番二,初疑前无奉旨。

﹝智者疏﹞问:「後劝供养,受旨奉璎珞,前劝持名,何得无耶?」

二答默念成机二,初明默念。

﹝智者疏﹞答:「默念持名,故不彰文,供养事显,须脱璎珞也。」

﹝知礼记﹞前劝持名唯令心念,是故受旨,但当冥默。後劝供养,必假外物,以表内怀,是故解璎而为法施。

二「又欲」下,互成机。

﹝智者疏﹞又欲成冥显义,前是显机,更持名默念,即成冥机。後是冥机,复更供养,即成显机,合二义具足。

﹝知礼记﹞前陈三业,已是显机,奉旨默念,更成冥感。今但宿善,即是冥机,奉旨解璎,即成显感。前後互现,各有深致。

二番二,初问以机难应。

﹝智者疏﹞问:「亦应更成二应耶?」

二答以机显应。

﹝智者疏﹞答:「二机既具,必知有应,故不更说。」

二「初劝」下,依文释义二,初分文。

﹝智者疏﹞初劝供养,二奉旨。初又二。

【「是故汝等,应当一心供养观世音菩萨。】

二「先称」下,释义二,初劝供养二,初称美。

﹝智者疏﹞先称美功德如文。

【「是观世音菩萨摩诃萨於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是故此娑婆世界,皆号之为施无畏者。」】

二「出供」下,出意。

﹝智者疏﹞二出供养之意,意者正由能施,众生无畏,从德受名,众生於畏得脱,为作此名。德既无量,名亦应多,不可说不可说也。

﹝知礼记﹞若佛顶首楞严经明十四种无畏功德,即以救七难、赴二求、免三毒等,为施无畏。今品既在第二问答之後,明施无畏,似用现身说法,为施无畏。若据文云於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亦可总该前番问答,是则真应二身俱为能施,冥显二益皆得无畏。

二奉旨二,初科。

﹝智者疏﹞奉旨供养中为六:一奉命,二不受,三重奉,四佛劝,五受,六结其德。

【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今当供养观世音菩萨。」即解颈众宝珠璎珞,价直百千两金,而以与之。作是言:「仁者!受此法施珍宝璎珞。」】

二「经文」下,释六,初奉命二,初释解璎二,初事释二,初评众宝文。

﹝智者疏﹞经文不定,或众宝璎珞、或珠、或众宝珠,此翻译减长尔。众宝珠者,众宝间珠,共为严饰也。

二「若依」下,释百千价二,初问。

﹝智者疏﹞「若依璎珞经,从初住铜宝璎珞,乃至等觉摩尼璎珞,今无尽意位高,那忽止直百千两金?」

﹝知礼记﹞经以事璎,表於行璎,诸地功德,庄严法身。既有阶差,故以世宝贵贱为表,今无尽意入位既高,璎珞合用无价之宝,岂可止直十万两金?

二答。

﹝智者疏﹞答:「此略言百姓万民,尔实不啻堪此也。」

﹝知礼记﹞言百千者,略举多种,如云百姓,岂局一百?万民亦然,约位辩璎,必无价也。

二「若就」下,观解。

﹝智者疏﹞若就观解者,将事表理,何得一向事解耶?颈者表中道一实之理,以众多无着法门庄严实相,如璎珞在颈。解者,表菩萨为常舍行,故一切愿行功德,乃至佛智菩提涅盘,亦不住不着,无依无倚,故言解也。大集云:戒定慧陀罗尼以为璎珞庄严法身也。百千是十万,此表一地,有万功德,即十万也。

﹝知礼记﹞所言百千,乃以事数,表於理观,岂专约事定其多少?颈是所严,故表中道,此性德也。全性起修,故能严行皆无着也。此行称性,如璎珞在颈;而言解者,菩萨虽有上求下化,一切功德未始不与常舍相应,欲示众生常舍行故,乃解璎珞而为施也。大集盖明行璎严理,一地成万者,了达一心,十界百法,百界千法,千界万法,此之万法,性本具足,全性起修,转名万德,即三学六度,三昧总持,神通智慧,四等四摄,三念八脱,十力无畏,十地悉能分证万德,即成十万。故知言数,不专事也。

二「法施」下,释法施二,初旧取重法施。

﹝智者疏﹞法施者,旧云如法施、重法施、求法施、学法施,皆名法施。无尽意重法故施也。

﹝知礼记﹞因重圣法,故行财施,是则财法分为两派,理岂然乎?

二今明如法施。

﹝智者疏﹞今明如法施也,正以财通於法名财,即是法财,即因缘生法,即空即假即中,三谛一心,一切具足,於法平等,於财亦等,如此施者,即是法施。

﹝知礼记﹞法是三谛圆常理性,今体财即性,诸法趣财,是趣不过,财尚叵得,云何当有趣与非趣?故财与法,无二无别;财外无法,法外无财,岂唯财尔!施及受者,皆空假中无非法界,如是乃名,以法界心,对法界境,起法界施。「於财」下,引净名经:以一璎珞分作二分,一分施与最下乞人,一分奉於难胜如来,而作是言: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犹如如来福田之相,无所分别,等於大悲,不求果报,是则名曰具足法施。彼疏释云:此即观所施田,入平等法界,无有二相,成无缘悲,具足一切佛法,不求缘修之报,即是具足法施之会。如此明文,诸师何得但约说法,以明法施?(疏文)彼经居士观于悲田法界等佛,今无尽意对於敬田既称法施,岂不等彼一切众生邪?

【时观世音菩萨不肯受之。】

二「不肯」下,不受二,初事释。

﹝智者疏﹞不肯受者,事解无尽意奉命供养,我未奉命那忽辄受?亦是事须逊让。

二观解。

﹝智者疏﹞观解者,不受三昧广大之用,故无所受。

﹝知礼记﹞不受三昧即毕竟空,一心三观,破无不遍。以即空故,不受於有;以即假故,不受於空;以即中故,不受二边;照空假故,不受中道;如是不受,在一心中,方离次第,及以但空,以五不受,义遍衍门,应当料简。

【无尽意复白观世音菩萨言:「仁者湣我等故,受此璎珞。」】

三「重白」下,重奉。

﹝智者疏﹞重白湣我者,或可请上湣下,或可地位相齐故相湣,或可我为四众,故施仁湣四众。故受以无所受而受诸受。

﹝知礼记﹞三义解湣,前二自行,後一利他。此犹事释以无等者,复约理观,求观音受,何者圆论不受,则于诸法,无所遗故,毕竟不受即毕竟受,故云以无所受而受诸受。

【尔时,佛告观世音菩萨:「当湣此无尽意菩萨,及四众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故受是璎珞。」】

四佛劝。

﹝智者疏﹞佛劝湣者,即是湣一切众生,及四众也。正以菩萨为物故施,为物故受。

【即时观世音菩萨湣诸四众及于天龙人非人等,受其璎珞,分作二分,一分奉释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宝佛塔。】

五受施。

﹝智者疏﹞二分者,表事理二因。奉二佛者,将二因趣二果也。理圆即法佛,事圆即报佛,二佛表二果也。

﹝知礼记﹞观音本地唯佛能知,今现因身,须求极果,故虽受施,回奉敬田,以一璎珞,作二分者,表于一行必具二因,理则正因,事则缘了,事理不二,名曰妙因。能成二身不思议果,法无增减,而能出缠,性即修故,报有断证,然匪功成。修即性故,若其然者,方曰事理之因,趣於法报之果。不论应身者,因人趣果合表二身,法报若成,应用自发。

六结德。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自在神力,游於娑婆世界。」】

文後重颂,什公不译,诸师皆谓梵本中有,荆溪云:「此亦未测什公深意。」续高僧传云:「偈是闍那崛多所译。」智者出时,此偈未行,故无所解。荆溪亦於辅行记中,引还着于本人之文,故知具释理亦无妨。近有天竺寺式法师,分节其文,对於长行,二种问答,宛如符契。今依彼科,略消此偈,偈有二十六行,分三:初一行双颂二问二,初一句叹德。

【尔时无尽意菩萨以偈问曰:「世尊妙相具,】

﹝知礼记﹞世尊具相诚由万德之所庄严,是故叹相,即是美德。

次「我今」下,三句双问二,初一句含上二问。

【我今重问彼,】

﹝知礼记﹞长行先问得名因缘,次问三业游化之相,今既重颂,岂阙後问。故知句中「问彼」两字,兼含次问也。

二「佛子」下,两句别颂,初问文甚显着。

【佛子何因缘,名为观世音?】

二「具足」下,二十二行双颂二答二,初二句经家叙。

【具足妙相尊,偈答无尽意。】

﹝知礼记﹞缉缀之语,合当直说,今为偈者或集经者,乘便颂之;或是崛多以偈翻之,贯散无在。

二「汝听」下,正颂佛答二,初一行半加颂总叹愿行。

【汝听观音行,善应诸方所。弘誓深如海,历劫不思议,侍多千亿佛,发大清净愿。】

﹝知礼记﹞「汝听」二字,敕令审谛。观音行者,一心三智,观彼类音,令无量苦,一时解脱,即是己成利他行也。不动真心,垂形三土,方名善应,处处现往,故曰诸方。此二句总叹所克真应二身,次则总论能成行愿。初明始心四弘愿广,复示行行经劫难量,以誓深故,长时不退。以时长故,值佛唯多随佛作为,方名侍佛修诸佛行也。一一佛所皆发净愿後心别愿也,若不尔者,安得真智遍拔众苦,安能应身普度一切?

二「我为」下,别颂二答二,初颂,初答观音得名二,初一行颂总答。

【我为汝略说,闻名及见身,心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

﹝知礼记﹞举要言之,故云略说。闻名故称口业机也,见身故礼身业机也,心念正当意业机也,上明冥应。今云见身,二应具也,亦可见于妙智之身,不亏冥应。长行总答,机但称名;而别答中,机具三业。至今重颂,总中三业,别但心念,绮文互现,颂之巧也。

二「假使」下,颂别答二,初十二行颂七难十二,初一行颂第一火难。

【假使兴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观音力,火坑变成池。】

﹝知礼记﹞如前疏释,下去诸难皆可例知。问:「上长行中,求离三毒,常念观音。疏云:『常念乃是正念,体达烦恼即是实际。』无能无所,今偈那云念彼观音,彼此既分,岂忘能所?」答:「圆妙之教,不可情求,文似相违,义释一揆。即於无差而说差故,岂有差别异无差邪?今文言彼,义当两向:若就佛说,观音为彼,即是师弟而分彼此;若就众生念彼观音,此乃感应而分彼此。师弟感应,妙教诠之,皆是法界,一一圆融,众生乃感,心中彼佛,诸佛还应,心内彼生。此教行人或遭苦难,念彼观音,岂谓能念异所念邪?以知皆是法界故也。达彼观音,即念而具,既知即念,有何能所?故彼此虽分,能所俱绝,是故偈文虽云念彼,与上正念,全不相违。」问:「求脱苦难,心念观音,一切机缘俱能感圣,今释念彼,那但约圆,岂果报等机全不能感?」答:「王三昧力,救一一难,皆论十番,始离恶报,终入寂光,十界众机,谁不蒙益。疏释前答,此义备彰,颂开七难,而为十二,各合具明十番感应,但以部意正在醍醐,是故长行佛示意机,唯令常念。常念必须绝於破立,今闻重颂念彼观音,必合疑云:前令绝所今教念彼,岂不相违?故须约圆,释此伏难。彼此即念,能所岂存?学者应知观音应物,虽无所遗,今宗示人唯在妙观,是故前疏释乎意机,全废余涂,一向圆解;至今重颂,念彼观音,岂可异前。自从浅解违大师意,劝今学人,若说若行,勿离圆观,一苦一乐,常念观音,既成妙机,何爽圆应?一实事益,念念常沾。」

二「或漂」下,一行颂第二水难。

【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

三「或在」下,一行加颂堕须弥峰。

【或在须弥峰,为人所推堕,念彼观音力,如日虚空住。】

四「或被」下,一行加颂堕金刚山。

【或被恶人逐,堕落金刚山,念彼观音力,不能损一毛。】

五「或值」下,一行超颂怨贼难。

【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

六「或遭」下,一行颂刀杖难。

【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

七「或囚」下,颂幽执难。

【或囚禁枷锁,手足被杻械,念彼观音力,释然得解脱。】

八「咒诅」下,加颂咒诅难。

【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着於本人。】

﹝知礼记﹞还着本人者,凡咒毒药,乃用鬼法,欲害於人。前人邪念,方受其害,若能正念,还着本人。如譬喻经中,有清信士,初持五戒,後时衰老,多有废忘。尔时山中有渴梵志,从其乞饮,田家事忙,不暇看之,遂恨而去。梵志能起屍使鬼,召得杀鬼,敕曰:「彼辱我,往杀之。」山中有罗汉知往诣田家语言:「汝今夜早然灯,勤三自归,口诵守口,身莫犯偈,慈念众生,可得安稳。」主人如教,通晓念佛诵戒,鬼至晓求其微尤,无能得害。鬼神之法,人令其杀,即便欲杀,但彼有不可杀之德,法当却杀其使鬼者,其鬼乃恚,欲害梵志。罗汉蔽之,令鬼不见。田家悟道,梵志得活,辅行引之云:正是观音经中,还着于本人之文。

九「或遇」下,追颂罗刹难。

【或遇恶罗刹,毒龙诸见等,念彼观音力,时悉不敢害。】

十「若恶」下,加颂恶兽难。

【若恶兽围绕,利牙爪可怖,念彼观音力,疾走无边方。】

十一「蚖蛇」下,加颂蛇蠍难。

【蚖蛇及蝮蠍,气毒烟火然,念彼观音力,寻声自回去。】

十二「云雷」下,加颂雷雨难。

【云雷鼓掣电,降雹澍大雨,念彼观音力,应时得消散。】

﹝知礼记﹞足前七难,而为十二,皆须具约报业烦恼,六道四教,一一释之。若论所表,不出六种,须弥金刚,亦是地种;雷雨属水;兽蛇咒诅,同是有情,皆表识种。菩萨因中于此六种修别圆观,今住六种如实之际,故遍法界救诸苦难,皆令得住六种本际。斯是观音证恶法性于恶自在,方能任运遍赴诸难。以要言之,一切依正,皆是观音妙身妙心。一切众生於圣色心,而自为难,求救三业,亦即观音。是故机成即时而应当以此义,念念观之,何患不同观音利物!

二「众生」下,一行总颂三毒二求。

【众生被困畑,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

﹝知礼记﹞一切众生,多於界内贪嗔邪见,及以界外三毒之惑,外则无於报得男女,内则乏於定慧。男女致招二种生死困畑,是故名为无量苦逼,若其能以正助为机,即感真身妙智之力,救於二种世间之苦。疏解长行,三毒二求,义该一切,对今重颂,更无所遗。

二「具足」下,颂次答普门示现二,初正颂示现二,初一行超颂总答。

【具足神通力,广修智方便,十方诸国土,无刹不现身。】

﹝知礼记﹞长行先别後总,以总结别。今颂先总後别,开总出别,前後互显矣。长行总答云: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今颂却论能应之由,由神通力及智方便也。若匪千如全体之用,不名具足神通力也。通虽性具,复由广修妙智方便,照性发通,故得普门示现自在。十方无外,三土非他,不离一心,遍应诸刹。

二「种种」下,追颂别答,上长行中别列诸身,身皆三业。今颂别示三业,业皆遍周,重颂之巧也。文三:初一行别颂身业普应。

【种种诸恶趣,地狱鬼畜生,生老病死苦,以渐悉令灭。】

﹝知礼记﹞合明十界,但示三涂,以下况上也。又种种恶趣通指九界,九界望佛皆名为恶,次别举三涂极恶故也,九界二死皆有四相,渐令除灭归於常寂。

二「真观」下,颂意业普观二,初一行明本观慈悲。

【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悲观及慈观,常愿常瞻仰。】

﹝知礼记﹞有五观字皆去声呼。具明三观,及以慈悲,真观空也;清净观假也,假从空得,无见思染,故名清净。又空唯自净,假令他净,故名清净。又不思议假三观具足,离三惑染,故名清净。广大智慧观中也,双遮双照无偏无待,即平等大慧也。此之三观,或次第修,或不次修,无不皆以慈悲合运。而其慈悲皆称观者,其意有二:一者、慈悲是观,如四无量心名四种禅,禅即观也;观音乃以无缘慈悲观察众生名慈悲观。二者、慈悲之法必用三观,良以三观能成众行,用三观拔苦,故名悲观;用三观与乐,故名慈观。故上文云: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岂非悲心用於三观!虽有二解,体是一也。菩萨从初至於邻极,三观慈悲未始离念,故令众生常愿修此,常仰兹观。疏解长行冥显二应,因中合有本观慈悲,後译重颂,果有其文,信智者言冥符佛意。

二「无垢」下,一行明智光遍照。

【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暗,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

﹝知礼记﹞三观慈悲,因中立誓也;智光遍照,果上益物鉴机也。无垢净光,照穷正性,察其本末。若其不破三惑诸暗,二死风火,何能普益二世间机?火灾至初禅喻同居生死,风灾至三禅喻实报生死,水灾至二禅喻方便生死,举二不言水者,中可例知。

三「悲体」下,一行颂口业普说二,初二句颂二轮化本。

【悲体戒雷震,慈意妙大云,】

﹝知礼记﹞说虽在口,必假身意为授法本。初句者为法现形,本期救苦,故说法身名为悲体,此身先用戒德,警人如天震雷物无不肃。次句者,菩萨以慈而为心意,无缘而被名之为妙物无不覆,譬若大云,二轮既施然可授法。

二「澍甘」下,二句正颂口轮说法。

【澍甘露法雨,灭除烦恼焰。】

﹝知礼记﹞甘露者,智者云:诸天不死之神药也。所宣至理,解必无生,若匪无生,焉能不死?本性常法,非说那知?於慈云中,澍大法雨,众生受者,三惑焰灭,以兹三普为入道门,故当别颂普门义也。

二「诤讼」下,加颂显权。

【诤讼经官处,怖畏军阵中,念彼观音力,众怨悉退散。】

﹝知礼记﹞长行显应以被冥机,疏以施璎彰显机义。今逢重颂有显机文,益见天台冥契圣旨。事系讼庭,身临战阵,心忧刑罚,命虑兵残,今昔冤仇,此时合会。一心致感,众难皆袪,亦可例前。疏释七难通於三障,即诤讼等义该诸有,及以三乘思之可见。

三「妙音」下,三行双颂二劝二,初颂劝受持二,初一行明智境深妙以劝常念。

【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

﹝知礼记﹞初三句中,有五「音」字,皆是众生称唱。言音,以由菩萨妙智观故,皆成妙境。三智照故音成三境。双遮空有,即成妙音。双照空有,即成世音。世即二世间也,不别而别,此二音字,中智境也。梵是四等慈悲喜舍,四观照之,即成俗谛,故名梵音。称俗照机,若熟若脱,时节不差,名海潮音。此二音字,假智境也。毕竟空智出九界情,照众生音,超二世相,是故名为胜世间音。此一音字,空智境也。言虽次第,观在一心,智外无音,音外无智,境智冥一,思虑顿忘,是故须常念者,正劝持念也。此之类音,虽是众生口业所发,大圣三智照成三谛,即是三身,故劝行者念此三身。言常念者,如疏解云:即是正念,非破非立,无能无所,三谛俱照,三观俱亡,不次不偏,名常名正,若其然者,名为妙机。

二「念念」下,一行明感应难测以劝勿疑。

【念念勿生疑,观世音净圣,於苦恼死畑,能为作依怙。】

﹝知礼记﹞上先举境智,次劝常念;今先劝勿疑,次陈感应,左右互显耳。言念念者,相续系念也。念即观音深妙智境,虽达常住,未免迁流。即于迁流,照常境智,是则念念不离观音。如大师示众偈云:「实心系实境,实缘次第生,实实迭相注,自然入实理。」言实缘者,刹那念也,次第而起,一一皆是实观之缘。如是系念,唯慎生疑,疑兕若生,理境斯障,故明圣德以劝息疑。纵久修不成,求之未应,须知净圣冥资不虚,於二死中,如父如母,可依可怙,念念持护,感应必彰。然疑有三所:谓疑人、疑法、疑自,今但举人,其二可息。劝令常念,复诫生疑,疑去念成,劝持意足。

二「具二」下,一行颂劝供养。

【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知礼记﹞先举功德,方劝顶礼,初句总示一切功德,次二句别彰慈眼,及以福聚。慈为善本,福收万行,结示普门,劝修供养。礼既属身,身必具口,非意不行,顶礼已成,三业供养。

【尔时,持地菩萨即从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菩萨品自在之业,普门示现神通力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

第三叹闻品功德二,初持地叹功德二,初释闻上二益。

﹝智者疏﹞第三从持地说去,叹闻品功德也。文云闻是观世音者,是闻上冥益一段问答也。普门品者,是闻显益一段问答也。

﹝知礼记﹞经云持地者,宝云经云:菩萨有十法名持地三昧如世间地:一者广大,二众生依,三无好恶,四受大雨,五生草木,六种子所依,七生众宝,八生众药,九风不动,十师子吼亦不能惊。菩萨亦尔,经一一合,妙乐引彼释今持地,结云:以八教判方应今经。

二「此中」下,释自在之义。

﹝智者疏﹞此中明自在业者,若是凡夫之业,为爱所润,有漏因缘,不得自在。观音为调伏十法界,示此三业,慈悲力润,随感受生,不为烦恼所累,故言自在业,为中道第一义谛,所摄於二谛中得自在。

﹝知礼记﹞业有多种,大约论三:一有漏业,为见思所润,受分段土生。二无漏业。三非漏非无漏业。同为无明所润,受变易土生。此约自行受生,以说若利他者,皆以慈悲润彼,彼业同他受生,三藏菩萨,众生缘慈,润有漏业,同居业生。通教菩萨,法缘慈润,有漏业习,於同居土,神通受生。法身菩萨,无缘慈润,不思议业,三土应生。今观世音等觉後心无缘慈悲,润于中道自在之业,故云中谛摄也。应十界,感十方净秽,方便、实报,同彼机类,现身说法,故云於二谛得自在也,即普门示现神通力矣。闻者能得观行,真似微妙功德,故云不少。

【佛说是普门品时,众中八万四千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二「无等」下,闻品获利益二,初约四悉释无等等,疏有四节,结云四悉以明发心,初释四,初世界。

﹝智者疏﹞无等等者,二乘虽出三界,犹有上法,非是无等,佛是极地,故言无等。发求佛心,故言无等等,等於佛也。

﹝知礼记﹞二乘有上,是可等法;佛智无上,是无等法。初发大心,等於无等,即无等中而论於等,只是等於佛智故也。大小体别,名世界也。

二「又约」下,为人。

﹝智者疏﹞又约心,心中具足八万四千法门,若发实相心,即是等八万四千法门也。

﹝知礼记﹞乃以人数用表法门,刹那刹那,莫不具足八万四千净秽之法。此一一法无非实相,若缘诸法,作念而修,尘劫不等性中八万。若即实相,无缘发心,刹那能等八万四千究竟之法,发实相心,是生理善,即为人也。

三「亦是」下,对治。

﹝智者疏﹞亦是八万四千波罗蜜,亦是八万四千尘劳门,为如来种。

﹝知礼记﹞八万四千始终无改,迷即尘劳,悟即彼岸,说波罗蜜,翻彼尘劳,即对治也。

四「故经」下,第一义。

﹝智者疏﹞故经云:发心毕竟二不别如是二心,前心难,今发初心,等於後心,初心虽发故言是无等,等於後心,名无等等。

﹝知礼记﹞前心难者,初破无明,实为难事。大经所赞,正在分真,是故顶礼。初发心,即发心住也,此位能具四十一位真应功德,此心超胜已不可等,此不可等,等於妙觉,既是真发,即第一义。

二「此即」下,结。

﹝智者疏﹞此即四悉檀意明发心也。

﹝知礼记﹞上之四释,初四等果,二、三等理,果理不二,岂有阶差?然约诸文,三慧四悉,多就位辩,故须四释,不别而别,约位而明五品,闻慧即超二乘,不二观成凡心等佛。小果有上,大果无等,小大差别,故当世界,初信至七位,当思慧。既粗垢先除,发实相似解照乎性德八万法门,既生理善,故属为人。八信至十位,当修慧,内外尘沙不除,自遣能以性中八万功德,对破逆修,八万尘劳,自他恶破,故属对治;初发心住三慧,功成性三圆发四十二位,互具虽等,较其难易,初入功深,此位始得,真心开发,名第一义。

二「发心」下,约三即显真发。

﹝智者疏﹞发心有三:一名字发,即五品弟子。二相似发,是六根清净。三分真发,即,初住已上。此发心是真发心也。

﹝知礼记﹞名字发者,於能诠名,豁然开发三种菩提,愿行之心。对违顺境,此心弥炽,圆伏三惑,名观行成。若名字即纵能勤修八法成乘,以未开悟,不名为发。今发观行,称名字者,盖此五品,非真非似,但是信解诠妙名字,於妙三谛,决无疑滞,能伏无明,不为境动,是故称为名字发也。相似发者,因观加功,故三菩提倍前开发,似于本性,六根互用,稍类分真,如[+]比金,犹火先暖,故名相似发。菩提心真心发者,一发一切发,发一切方便,发一切观照,发一切真性,此三菩提,圆融通达,不前不後,亦不一时,分证三德,分同果佛。故华严云:,初发心时,使成正觉,所有慧身,不由他悟,微妙净法身,湛然应一切。始从,初住,终至等觉,皆有此发,位位转深,前之二发,相显故来,经文结益,正在真发。

 

 










相關文章: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义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观世音菩萨往生净土本缘经
观世音菩萨救苦经
观世音菩萨 不空罥索咒心经
观世音菩萨 十一面神咒心经
观世音菩萨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经
观世音菩萨 解深密经地波罗蜜多品第七
观世音菩萨 悲华经 大施品第三
观世音菩萨 救苦经 (失译)
观世音菩萨 高王观世音经
观世音菩萨 往生净土本缘经
观世音菩萨 授记经
观世音菩萨 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圆通章
观世音菩萨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
观世音菩萨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世音菩萨 华严经善财二十七参观自在菩萨章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肤说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义疏记会本 一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义疏记会本 二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玄义记会本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玄义记会本 二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玄义记会本 三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玄义记会本 四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玄义记会本 五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导读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今译浅解
观世音菩萨的慈悲与人类文化的关系
观世音菩萨的赞仰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浅说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讲话
观世音菩萨本迹因缘
观世音菩萨赞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义
观世音经笺注
观世音菩萨传 一
观世音菩萨传 二
观世音持验纪(清 周克复)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选 一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选 二
观世音菩萨 普劝全球 念 观世音圣号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示现 普陀现相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示现 他处现相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示现 显现光明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愈疾病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拯救堕落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驱除邪祟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示现神变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救焚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救溺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与乐 脱险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救苦 免杀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与乐 佑岁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与乐 赐福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与乐 长寿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与乐 得子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应化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说法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赐子女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护法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感物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惩恶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开智慧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弘法 证果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至诚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深信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发愿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得验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接引往生
观世音菩萨灵感事蹟 摄生 往生瑞应
观世音六字大明咒

上一篇(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义疏记会) 回目錄 下一篇(观音义疏)


延伸閱讀:


全球慈智部落格
声空不二音乐禅--明就仁波切
改善「爱情与事业」最大效益之咕噜咕咧佛母密法
藏歌手为法王祈福
智者启蒙摄颂
萨迦法王在台中心-高雄市大圆佛学会- Yahoo!奇摩部落格

赞助网站
台南市竹巴噶舉(如來講堂)
生命電視-佛學網站
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
可樂旅遊~康福旅行社
正心寺院--網絡同修交友正心佛堂網上禮佛

回首页